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李旭利褪去光环的明星基金经理

2019-01-28 20:21:10

李旭利:褪去光环的明星基金经理

“北有王亚伟 ,南有李旭利 。”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李旭利曾是过去十年间公募基金经理中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如今他已褪去光环,等待法律的制裁。

李旭利是四川人,长着一张娃娃脸,此前在业内口碑甚佳。

他的职业生涯可谓一帆风顺。1991年,他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投资经济学专业,之后考入“五道口”。1998年,他放弃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工作的机会,在南方基金筹建时便加入,到2005年历任研究员、交易员、基金经理及投资总监。其后,他转战交银施罗德,担任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在他任职期间,交银施罗德管理资产规模冲入业内十强。2009年7月,李旭利和大学校友合伙创办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首席投资官,投身私募基金 。在他宣布从重阳投资离职时,该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已超过30亿元。

老鼠仓案东窗事发前,担任重阳投资首席投资官的李旭利正处于生活和事业的巅峰期,意气风发

李旭利褪去光环的明星基金经理

,但因为贪婪,最终面临法律的审判,非法获利被冻结。

利用职务之便

非法获利逾千万

中国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2010年9月21日,证监会对李旭利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经查,2009年2月28日至5月25日期间,李旭利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其实际控制的2个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2只,非法获利1000余万元。

这位负责人表示,鉴于李旭利的行为涉嫌刑事犯罪,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及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经检察院批准,已对李旭利执行逮捕,检察机关已于前期审查起诉。该案司法判决后,证监会将对其涉及的行政违法事项作出处理。

该负责人说,实际上,李旭利从在南方基金开始就已经从事老鼠仓交易,之所以把时间起点设为2009年2月28日,因为这一天《刑法修正案》开始生效,将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的“老鼠仓”行为定义为“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而情节严重的依照“内幕交易罪”的规定处罚。在这之前,“老鼠仓”行为违规但不违法。

“李旭利去了重阳投资以后,也有类似行为。” 该负责人指出,昔日明星李旭利走到今天并非一念之差,老鼠仓行为基本贯穿他的整个职业生涯。

然而,私募基金目前并未纳入证监会的监管范围,即便李旭利在重阳投资期间这种行为和在公募基金一样,构成了利益冲突和“背信行为”,伤及了私募基金投资者的利益,证监部门也对此进行了调查并有了结果,但面对这样一个法律真空,监管者无可奈何。

逃匿数月

藏身酒店终被捕

作为李旭利案的承办者,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侦查员表示,与别的基金老鼠仓案相比,李旭利案的社会影响力更大。李旭利曾担任两家基金公司投资总监,在业内的知名度更大,涉案金额也更大,累计交易金额达5226.38万余元,非法获利金额达1071.57万余元,这一非法获利金额超过此前许春茂案的非法获利240余万元。

“他非常有钱,认识的人也多,当时失去联系之后,很多人都以为他改名出逃出境了。”这位侦查员认为,李旭利案的最大特点是抓捕过程。

2011年7月19日,上海市公安经侦部门接公安部下发的中国证监会移交案件,立案侦查“李旭利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此时,李旭利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关机,人也没在家中,并断绝了与原有社会关系的一切联系。

“证监会找他调查之后,他就逃跑了。”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侦查员表示,花了近一个月才把李旭利抓获。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抽调精干警力一方面搜集固定证据,另一方面细致排查,在北京市公安机关的协助配合下,于2011年8月13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区的一家酒店将李旭利抓获。经过审讯得知,李旭利逃匿期间,先是住在一朋友家,后来觉得住太久太打扰人家,就借用别人身份证在宾馆开了房间。

提前一刻钟

埋伏老鼠仓

据介绍,李旭利案与许春茂案的涉嫌犯罪情节具有一定相似性,均为借他人账户隐秘交易,同时也均与其管理的基金交易股票有关。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侦查员介绍说,李旭利为了逃避证券从业人员不得本人或替他人从事股票交易有关规定的监管,指使其亲属借用他人的身份证,在五矿证券某营业部开立证券账户,并控制了上述证券账户的资金密码和交易密码,利用这些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同一股票,牟取非法利益。

2009年4月7日,李旭利指令时任五矿证券深圳华富路证券营业部(现为五矿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李智君在其控制的“岳彭建”、“童国强”证券账户内,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蓝筹基金买入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 ,此后于2009年6月份悉数卖出。在两个月时间内,上述两只股票的累计买入金额约5226.4万元,获利总额约为1071.6万元。

该侦查员说,2009年4月3日,交银施罗德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决定,各基金经理可在所管基金资产5%以内额度买入工行、建行。

4月6日晚,时任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的李旭利在家中指令李智君买入工行和建行。4月7日9点30分,刚一开盘,李旭利控制的账户大举买入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5226.4万元。一刻钟之后,9点45分,由李旭利担任基金经理的基金跟着下单。据介绍,这只基金实行“双基金经理”制度,一般都是由另一基金经理下单,但在当天购买工行股票时,李旭利亲自操刀下单。

法律无情

触犯底线必严惩

李旭利被抓捕后,开庭审理的日期可谓一波三折。资料显示,今年3月1日,上海法院披露称,3.15日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审理李旭利案。第一次修正为3月28日,第二次则修正为3月29日,第三次则取消了开庭审理的时间,没有公布新的开庭时间。直到今年6月12日,上海市一中院正式开庭审理。

之所以多次调整开庭时间,是因为根据近期出台的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和证监会四部门意见,涉嫌证券期货犯罪第一审案件由中级人民法院集中管辖,同级检察机关负责提起公诉,地(市)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立案侦查。

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多次表示,监管部门对“老鼠仓”等违法行为态度鲜明,发现一起就严厉查处一起。任何机构和个人都不能触犯“老鼠仓”、非公平交易和各种形式的利益输送三条底线。

等待李旭利的必将是法律的审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