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上市公司唯利是图抢理财上交所担忧变相高利

2018-09-30 19:20:41

上市公司唯利是图抢理财 上交所担忧变相高利贷

“‘钱荒’以来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明显上涨,我们行也推出了一款7天年化收益率7.5%的产品。”6月27日,一位深圳银行人士告诉。

高收益的气味吸引众多投资者,嗅觉灵敏的上市公司自然不会缺席。广联达()、明牌珠宝()、晶盛机电()、富安娜()等多家公司近日均动用自有闲置资金入手银行理财产品。除了银行理财产品,更容易出问题的信托理财产品亦是诸多上市公司的选择。

高收益理财产品背后,趋紧的流动性正在逐步挤压实体经济泡沫,倒逼结构转型,接下来的日子或许不再那么好过,上市公司在理财投资上亦不得不更加谨慎。

高收益追逐者

“六月钱荒”助推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水涨船高。

据兴业证券统计,六月第三周,全市场人民币理财产品各期限年化收益率继续了六月以来持续上浮趋势,实现较大幅度增长——1周3. 56%,2周4.02%,1个月4.84%,2个月4.70%,3个月4.69%,4个月5.13%,6个月 4.69 %,9个月5.25 %,1年5.31 %。其中,大型商行1个月期限的收益率达5.06%,股份制银行4个月期限的收益率达5.67%,9个月收益率达6.20%。

上市公司对高收益银行理财产品的嗅觉灵敏度,从富安娜身上可见端倪。

6月21日,富安娜使用5000万元购买兴业银行深圳分行金雪球2013年0607期人民币常规机构理财计划产品,此产品为保本浮动收益型,参考年化净收益率为7%,期限从2013年6月21日至2013年7月22日,共1个月。

“以前公司购买的理财产品,收益率普遍是4个多点,但近期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能达到7个点,吸引力大大增加。”6月27日,富安娜董秘胡振超告诉本报。

机会难得,富安娜还为此提高了投资额度。6月26日,公司公告称,为提升资金使用效率和收益,公司董事会同意增加自有闲置资金投资低风险银行理财产品额度,从2.5亿元提高至3.1亿元,拟进行低风险的银行短期理财产品投资。

“我们尽量让闲置资金有一个更好的收益,这对提高股东回报也是好事。”胡振超强调,公司选择理财产品第一个考虑的是风险问题,要求产品有保本条款,再从产品期限、收益率等方面选择合适标的。

富安娜当然并非孤例。6月27日,广联达公告其用自有资金7000万元购买了北京银行期限30天,预期年化收益率6.5%的保本保证收益型理财产品;明牌珠宝亦用5000万元向广发银行认购期限35天,预期年化收益率6.25%的保本浮动收益型产品。

“也有一些上市公司只是理财产品到期后,滚动正常买入新的产品而已,并不是为追逐高收益才在这时候买。”6月27日,一位华南上市公司高管提醒。

前述深圳银行人士则发现一件有趣的事——上市公司购买某个银行的理财产品,一般之前都与该银行有过合作,且关系不错。

该人士分析,在存款与理财产品之间,银行当然更愿意上市公司的存款。但当上市公司有买理财产品需求的时候,合作银行会用自己的理财产品极力挽留,这对双方都好。现在很多上市公司会愿意购买理财产品,而银行方面也会积极去配套这一需求

上市公司唯利是图抢理财上交所担忧变相高利

另一位上市公司人士则告诉,上市公司与合作银行间会保持良好关系,譬如现在是6月底,有些公司会考虑银行在季度节点的存款要求,不会在这个时候把存款取出来买理财产品,而会等7月初再买。

银行理财产品之外,信托理财产品也是上市公司的另一个重要选择。

譬如,梅花集团()5月下旬即公告其使用2亿元买入渤海信托·梅花集团-单一资金信托,期限2年;5月17日,王府井()公告其投资北京信托的“北科建长丰项目单一资金信托项目”,至此,该公司累计委托理财金额已达到11.3亿元。

“相对于银行理财产品,信托理财产品的收益更高,同时风险要高得多。虽然很多信托产品号称‘低风险’,但上市公司投资信托产品的风险实际并不小。”前述高管称。

浙江永强()的案例已可说明其风险所在。其6月27日公告显示,公司一季度总投资2亿元的两个信托产品均有变动,信托产品所质押的两只股票近期急跌,击穿合同中的股价警戒线。结果,其中1个信托产品只好由质押方追加股票作为质押物,另1个信托产品则更为无奈,计划将在7月31日提前结束合作。

理财成为“变相高利贷”

理财现象背后并不简单。

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2012年出炉的一份关于“上市公司委托理财和委托贷款情况”的报告认为,上市公司将大规模资金投向银行理财产品和委托贷款从近几年才开始出现,这源自于现有金融体系内资金的不合理分配。

在该报告执笔者周长青看来,上市公司涉足委托理财和委托贷款原本无可厚非,但在高利益驱动下,很容易演变成了一种变相发放高利贷的行为,一边是资金浪费溢出实体经济获取高额利润,容易造成经济实体的空心化和虚拟化,另一边却是高额财务费用负担成为急需资金企业难以承担之重,容易造成贷款难以偿还,从而加剧了信贷风险。

“如果任由这种现象无序蔓延,上市公司委托理财和委托贷款所蕴含的风险不容小觑。”周长青建议,相关宏观管理部门应采取有效措施,合理配置社会资金,缓解中小企业资金需求的矛盾,平抑市场的资金成本。

若是从宏观而言,这一现象背后的实质是整个国家金融体系资金分配的问题。而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除了强化投资理财产品的风险控制和决策程序,相对容易改进,也容易出效果的事项可能是信息披露。

发现,近几日披露使用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一家广东上市公司,对于其所购买理财产品的介绍颇多,但另一个核心信息——预期年化收益率却没有披露。致电该公司董秘询问这一问题,公司董秘则表示,理财产品收益率并没有规定要强制披露,公司没必要披露。

这只是一个细节。本报查阅沪深交易所的上市规则,发现上市规则对于上市公司理财的信息披露要求均偏简单。

实际上,目前大部分上市公司在委托理财和委托贷款方面的披露显得比较模糊,大多数公司对理财产品的投资范围和委托理财资金的用途披露不透明,投资者单从公告上难以得知资金具体去向,无从衡量资金的收益和风险是否匹配。

“在信息披露上,理财投资与其他实业投资的要求差异很大,监管机构没有要求那么细。如此一来,上市公司管理层能操作的空间就比较大。”前述高管称。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