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德豪入住雷士只剩走流程吴长江拟春节前重返

2018-08-04 18:15:15

德豪入住雷士只剩走流程 吴长江拟春节前重返董事会

自2012年5月“被逼出宫”后,雷士照明(下称“雷士” )创始人吴长江一直无法回归董事会。近日,吴长江开始借力德豪润达(下称“德豪” )为重掌大权回归铺路。随着德豪入股雷士,吴长江对抗雷士两大股东赛富和施耐德似乎有了新的筹码。按照吴长江的个人计划表,如无意外,他将在春节之前重返董事会。

2012年12月26日,国内大型LED企业德豪毫无预兆地斥资16.5亿港元收购雷士照明约20%股权,成为雷士第一大股东。几乎同时,吴长江又认购了德豪1.3亿非公开发行股。德豪与吴长江之间的“相互换股”、“亲上加亲”,一时引发外界无限猜想。

而随着德豪的介入,吴长江与赛富、施耐德对抗的僵局或将被打破。此前,吴长江曾被后两者“逼出”雷士董事会,雷士因此一度发生大罢工、供销系统全线崩溃等地震,而吴长江几度欲重返董事会却均以失败告终。

如今,有赌徒之称的吴长江结盟德豪,与同样有赌性的德豪董事长王冬雷共为盟友。吴长江拱手出让股权背后有什么意图,王冬雷为什么要打入雷士,又一股势力进驻后能否改变雷士的格局?光电双雄结盟LED,日后是友是敌,是福是祸,未有定数。雷士会否又一次引狼入室

德豪入住雷士只剩走流程吴长江拟春节前重返

,重蹈覆辙?

看起来,雷士的股权争夺大战仍看点颇多,远未谢幕。

德豪趁乱入主雷士

2012年12 月 26 日,德豪发布收购雷士的最新消息,其声明称,德豪与雷士主要股东之一的NVC Inc。签署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转让协议》,拟向NVC Inc。受让其持有的3.73亿雷士照明普通股(连同股息权利),这占雷士已发行31.58亿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1.81%。

此前,在2012年12月11日至21日之间,德豪已在香港联交所以场内及场外交易的方式共购入雷士2.6亿股,获得雷士8.24%的股份。至此,德豪共持有雷士20.05%的股份,成为雷士第一大股东,而雷士另外两大战略性股东赛富阎焱和施耐德分别持股18.48%和9.21%。

上述NVC Inc。为吴长江全资控股的附属公司,亦即德豪将从吴长江手上买走雷士11.81%股份。转让完毕之后,吴长江手上的股份将只剩6.79%。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此前吴长江一直热衷于增持股权来提高其在雷士的话语权,仅在2012年6月11日至12日两日之间,就共增持了676.5万股,涉及金额约1227万元,将持股量提升至19.19%,重新夺回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而就在2012年12月5日,吴长江又斥资1.68亿港元,增持8400万股,变动后持股再次上升至22.07%。对于这一举动,外界解读为吴长江在积极为重回董事会铺路。

此番卖股似是不按常理出牌,为什么吴长江现在决定抛弃手中的股票呢?另外,按照吴长江增持、转让及现有的股权推算,至少有超过3%的股份缩水消失了,这是否又与德豪场内外的高价交易有关?

另一方面,吴长江同时耗资7.6亿元认购1.3亿德豪为筹集资金增发的非公开发行股票,未来将成为德豪第二大股东。平均下来吴长江每股购买价格为5.8元,远低于市价7元的水平,立马招来媒体对其买卖之间获益数亿的质疑。

吴长江日前向时代周报开腔回应此事:自己绝对没有想过套现获利。“增发的价格,是因为考虑到三年的锁定期,以及对未来市场审慎的态度,德豪根据规定,以之前20天的平均价格,打了9折。雷士是我亲手打造的孩子,我不会放弃雷士,说我卖股获利简直是无稽之谈。如果我要套现走人,去年上半年早就走了。”吴长江向表示,和德豪合作是一个战略决策。

德豪方面未向透露场内外交易的具体对象。但对于德豪“高买低卖”存疑,董秘邓飞告诉时代周报,“我们非常看重雷士的品牌和络价值,这是非常合理的溢价。”

德豪内部一高管向坦言:“能够买到一家有最庞大的市场营销络的公司简直太合算了,德豪得了个大便宜。如果雷士没有过去一年的内部纷争,而是一个团结一致对外的公司,德豪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吴长江回归路径渐明

正如吴长江向感慨道:“过去我是企业创始人,又是单一大股东,又能怎么样呢?董事会照样回不去。”于是,借助德豪这个新战略伙伴的一臂之力,可能是吴长江眼下最好的选择。

表面上吴长江让出了雷士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但实际上成为德豪第二大股东,这让他更易通过与德豪的业务合作掌控雷士。

交易一旦完成,吴长江加德豪,将持有雷士26.84%的股份,这与赛富与施耐德合起来的27.69%已足可分庭抗礼。雷士管理层长期以来三足鼎立的局面或将被打破。

事实上,雷士的股权长期处于分散的状态,在引入强势的资本方之后,吴长江本人对企业的控制力逐渐被削弱。近年来吴长江与资本方对企业的经营理念产生了极大的分歧,“我看到的是机会,而资方看到的往往是风险”。在投资方凭借股权占据绝对话语权的形势下,创始人与资本方之间的矛盾终于在2012年上半年集中爆发。

2012年5月,吴长江首先遭遇“逼宫”。为了重返雷士,吴长江与赛富、施耐德经历了几个月的抗争。此后工人、供应商、经销商多次联手“策反”,雷士位于重庆万州和广东惠州的工厂及集团重庆办事处相继经历罢工,集团36家独家区域经销商停止订货,多个原材料供应商也纷纷加入行动。几番折腾之后,2012年9月初,吴长江终于被折中委任为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11月底,施耐德派人马张开鹏又“闪离”雷士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但时至今日,吴长江重返董事会的心愿仍未能得偿。

吴长江避开赛富与施耐德两大股东的风头携德豪打入雷士,就算不是策划已久的一个局,也可能是在股权纷争中见招拆招的一招。

吴长江告诉,雷士和德豪之前就有采购上的合作,但德豪直到去年12月才开始与其探讨深度合作。吴长江也曾建议德豪考虑购买其他股东的股票,但德豪表示其最看重的是吴长江本人对雷士经销络的影响力,并决定要与他相互持股,将两者的利益紧紧绑在一起。

谈及回归董事会一事,吴长江向表示:“第一,我不想离开雷士;第二,股东大会也许会投票让我回去,未来我也有可能代表德豪润达来管理雷士。但一切都将由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来决定。”对于回归的时间表,吴长江透露,估计春节之前就会有结果。

此前已有媒体爆料德豪与赛富创始合伙人阎焱及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有过良好的接触,上述德豪高层向透露,他们已在某些层面上达成了一致意见,包括吴长江的去从,以及未来两家LED的合作发展战略。

雷士内部消息人士告诉:“这个事情只剩走流程,基本不存在什么阻力和悬念了。”

德豪润达在上游领域,包括外延、芯片、技术等,有较好的资源储备和技术储备。三年来融资近30亿投入LED产业,巨大的产能急需打开销售市场,但终端渠道却始终是一块短板。

在德豪品牌与市场推广部总监杨斯羽看来,德豪收购雷士,看重的是雷士的品牌和渠道。雷士共有36个独家区域经销商,不断扩张销售络,深耕市场。

传统照明与LED照明隶属两个分支,传统照明企业在转型上难免陷入船大难掉头的困境。之前雷士也曾尝试通过OEM的方式发展LED,但目前看来效果并不尽如人意。2012年半年报显示,雷士LED产品收入的占比仅有4%。在照明企业纷纷抢滩LED的时候,雷士也将LED业务视作集团发展的战略重心。

按照雷士与德豪的共同构想,用雷士的营销和渠道来卖以德豪为技术核心的LED产品,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方案。吴长江与王冬雷一拍即合。“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雷士采购德豪的产品,上游端得到保障,德豪的销量也借助雷士的络得以扩大,而渠道商也会有更好的LED产品卖。”吴长江向进一步谈到,未来两家合作的产品卖的还是雷士的牌子。

“目前雷士大部分的经销商和运营中心,都是在吴长江的推动下,才形成今天这样的渠道局面和气候。德豪肯定不会傻到让吴长江离开。因此吴长江回归并掌管LED业务是可以预见的。”德豪内部人士告诉。

高工产业研究院院长张小飞认为,雷士跟德豪联手,从产业链上看,上游跟下游企业的结合是非常有优势的。但LED市场留给吴长江的考验也相当巨大。

当前的照明市场,新军崛起,外资大量涌入,竞争异常激烈,传统的照明企业面临转型的难题。有雷士经销商告诉,很多经销商现在都只对LED心动了,且雷士经销商现在卖的灯,很多都不是雷士出产,某种程度上把雷士的品牌效应淡化了,“LED的大浪打过来,就把传统照明的美梦击碎了。”

加上电子商务高速发展,摆在吴长江和德豪面前的,首先是要如何加紧步伐拴住经销商的心。

另一个严峻的考验是,德豪加入之后,意味着雷士里面涌动着四股势力,分歧是否更难磨合,矛盾是否会更复杂?这些权力如何平衡,内耗什么时候停止,决定着雷士是否能打开一个新的局面。

“历史上吴长江引入新资本方或战略伙伴总是有一段蜜月期,王冬雷也是一个充满赌博精神的人,吴长江曾夸王冬雷比他胆子还大。有一天吴长江要是和王冬雷发生矛盾,那这两个企业就全乱套了。那便是重蹈覆辙,又一次引狼入室。”业内人士如是评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