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希腊颓靡后遗症青年人逃离祖国雅典沦为鬼城

2018-08-03 17:04:19

希腊颓靡后遗症:青年人逃离祖国 雅典沦为鬼城

除了返乡外,大批希腊青年人正选择以移民方式“逃离”祖国。

“像逃离触礁的泰坦尼克号一样,告别深陷金融危机的祖国。希腊现在养不起1100万公民了。”路透社一财经评论员如是叹息道。

如果你还向往希腊的碧海蓝天,建议你尽早前往。去晚了,你可能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在萎靡的经济和紧缩政策的重压下,曾熙熙攘攘的圣城,现已逐渐沦陷为一座“鬼城”。肆虐的欧债风暴卷走了那里的欢声笑语,空留下无边的苦闷和压抑。

空荡孤单的商业建筑

雅典到底有多空?看看这里的希尔顿酒店就知道了。

位于索菲亚街大道46号的雅典希尔顿(HiltonAthens),是雅典城内最上档次的五星级酒店之一。下榻这里,你可以在房间窗前眺望卫城的美丽景色。

但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家酒店异常宽敞的大堂现在竟然空无一人。这并不是开玩笑,6月13日,国外某财经媒体在希腊时间22时前往该酒店进行拍摄,但在上传的4张照片中,我们只发现了3个人:有2个是看门人,还有一个伙计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有友甚至留言调侃称,“马上就要大选了,还以为这里会被围得水泄不通。”

难道游客都缩回房间看欧洲杯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在雅典闹市区一家偌大的耐克商店里,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这家运动店(照片摄于当地晚间7时)竟然见不到一个顾客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明亮的吊灯和货架上孤零零的成衣。希腊经济的日益颓靡似乎可见一斑。

Bloomberg数据显示,今年1季度,希腊名义经济增长萎缩6.2%,虽较去年4季度收窄1.3个百分点,但仍接近过去10年来新低。此外,希腊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失业队伍中。今年1季度,该国失业率攀升至22.6%,环比上升近2个百分点。更糟糕的是,青年失业率(覆盖15~24岁)更跃升至52.7%。这意味着,每2个人中就有1个人找不到工作。

萦绕不去的压抑

现在,在希腊几乎难得见到人们的笑脸。

乔治是雅典的一位普通出租司机。他戴着一副深不见底的墨镜,像极了来自纽约布鲁克林区的说唱歌手。但当一跨入他的车门后,抱怨就来了,“希腊经济真是糟透了。1年前从机场开到锡塔玛广场,需要整整1个小时,但现在路上没什么车,只需要25~30分钟。”

一路上,乔治都喋喋不休。与希腊的经济一样,乔治的人生同样苍白。他今年40岁,但由于收入锐减75%,他不得不搬回去与父母同住。他的兄弟离婚了,带着两个孩子,并且在家已待业一年。

“雅典已成为一座鬼城,这里都是疯狂的人,好日子已经结束了。如果有可能,希腊不排除会卷入战争。”乔治语出惊人。

然而,即使乔治绝望至极,他也有自己的政治诉求。在这周日的大选中,乔治决定将选票投给左翼政党Syriza。他恨极了泛希腊社会运动党(Pasok)和新民主党领袖,因为正是他们将希腊带入了危机深渊。

事实上,就业者工资锐减只是一方面,希腊物价也热得发烫。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在过去几年内希腊经济平均萎缩了5%,但物价却以每年3.6%的价格上升。例如,一杯咖啡在雅典平均要价4.7欧元,同样的咖啡在柏林只需要4.18欧元。显然,希腊人因恐惧囤货,推高了物价。

但在本周日希腊大选前,我们仍然很难判断这个国家的命运。

诡异的是,周四有谣言称,支持纾困协议的政党可能在大选中获胜。这直接导致希腊股市昨日井喷。数据显示,希腊银行股大涨超过20%。截至昨晚8时45分,雅典股票指数暴涨8.3%,至541.23点

希腊颓靡后遗症青年人逃离祖国雅典沦为鬼城

。对此,一位匿名经纪人表示,市场交易的假设是,反对欧盟和IMF基金救助协议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将无法获得组建政府的足够支持。

紧缩是原罪?

以往门庭若市的雅典市中心商业群何以几近沦为“鬼城”?人都去哪儿了呢?实际上,造就“鬼城现象”的根源正是债务重压下的严厉紧缩政策。

多大的代价可以令希腊神话破灭?答案是1300亿欧元。今年2月10日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辩论,希腊议会通过了新一轮财政紧缩方案。从某种意义上讲,该方案使得希腊暂时避开“一劫”。因为这是“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希腊提出的第二轮救助先决条件。

作为对价,希腊政府必须在2012年减少32亿欧元 (约占国内生产总值1.5%)政府开支;同时将私营部门最低工资标准下调22%;另外,希腊今年需要裁减1.5万公职人员,到2015年更将有15万公职人员失业。希腊民众难以忍受这些苛刻的新协议,因为他们认为,上述举措无异于将国家搬上“死刑台”。

此前,金融大鳄索罗斯曾警告称,欧洲不应以削减开支应对危机,反而该注入更多的资金,过度紧缩将严重伤害希腊正常国民经济。

高失业率令希腊普通民众生活苦不堪言。“危机来得如此突然,就算是我卖掉了房产,刷爆了信用卡,也依然没钱买食物了”。一位60岁的希腊音乐家写下上述遗言。

在首都雅典,公司歇业、店铺关门随处可见,而这些因素正在铸就“鬼城”。

逃离“鬼城”

然而,待业在家的希腊人已经渐渐对政府、对大城市失去希望,再没有之前高呼口号“希腊债务危机:没钱!没工作!没问题!”的霸气。

由于生活难以维系,越来越多的希腊人选择回家种地。“只要有田地就不会挨饿。”这已是绝大多数失业者最后的指望。

据媒体报道,今年3月份,名为“卡帕研究”的调查机构报告显示,因为物价便宜,且生活质量比城市高,1300名接受调查人员中,超过6成考虑回乡下,多数人不打算重返城市。这直接推动农业学校成为希腊眼下的“香饽饽”。学校招生情况火爆,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农业学校校长帕诺斯卡内利斯说:“大家 (对农业课程)兴趣巨大。”

来自希腊全国农业合作社联合会统计,本世纪头几年,希腊农村就业人口逐渐减少。但2008年到2010年经济衰退期间,农村就业人口增加3.8万。而来自Bloomberg的数据显示,在所有各大行业的就业数据中,仅有农林渔业所创造的就业在逆市攀升,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其他行业就业人数正在连创新低。

如果说,高失业与劳动人口返乡继续重创希腊经济的话,那么随后而来的“资金大逃亡”则有可能成为希腊神话中的“致命一击”。

在希腊国家银行驻雅典分行的ATM机外,大量民众正在排队取款。尽管队伍依旧井然有序,但焦虑写在每个取款人脸上。由于6月17日是希腊大选日,民众担心左翼政党最终胜出,会推翻此前和三驾马车签下的救助协议,从而导致希腊最终退出欧元区。

为了防止政府在此后可能实施的封锁希腊资产外流的行动以及必将到来的德拉马克恶性贬值,希腊人决定将自己的血汗钱落袋为安。据希腊《每日报》报道,希腊5月一共流失了60亿欧元存款,6月情况更甚。

除了上述返乡人群之外,大批希腊青年人正选择以移民方式 “逃离”祖国。

“像逃离触礁的泰坦尼克号一样,告别深陷金融危机的祖国。希腊现在养不起1100万公民了。”这是路透评论员的叹息。

这一窘境不幸被前希腊财长言中危机将催生大量移民。在去年9月,1.2万希腊人挤爆了一场澳大利亚移民咨询会的会场。同样的展会,在2010年仅有42人参加。

眼下,甚至连最令希腊人憎恨的德国也成为不错的选择。据外媒报道,2011年移民到德国的希腊人达到2.38万人,比前年暴增9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