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中国资本接盘普洛斯物流仓储江湖大局初定

2019-01-28 20:28:39

中国资本接盘普洛斯 物流仓储江湖大局初定

11月30日,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司普洛斯(GLP,Global Logistics Properties)发布公告,宣布股东大会上,99.96%的股东投票赞成了要约方的收购协议,包括其第一大股东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

后续工作将按部就班地展开,预计普洛斯将于2018年1月5日暂停交易,1月19日之前,要约方将向原股东支付对价,支付完成之后,普洛斯将很快正式退市。

而据媒体报道,退市之后的普洛斯,下一步或将寻求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

根据普洛斯2016年年报,其第一大股东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股权占比为36.5%,除此之外,来自北美的股东占有的股权比例总计为21.5%,来自欧洲的股东股权比例为8%,中国资本的股东持股比例为15%。

根据公布的出资比例计算,此次私有化完成之后,普洛斯的股权结构将变更为:万科集团持股21.4%,厚朴投资持股21.3%,普洛斯CEO梅志明独资公司SMG持股21.2%,高瓴资本持股21.2%,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5%。这意味着,这家全球领先的现代物流设施和工业基础设施提供商将完全变更为中国资本控制下的公司。

这次股权变更意味深长,尤其对于中国物流仓储行业来说。在中国境内遥遥居于垄断地位的普洛斯,凭借着其遍布全国的现代化仓库,扼制着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物流的喉咙。虽然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不惜重金弥补短板,但依然需要倚赖普洛斯的支持,即便是自营模式的快递物流龙头顺丰控股、德邦物流,在普洛斯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

随着普洛斯变身为中国企业,中国物流仓储行业的大局或许将更加趋于有序。

普洛斯变身

从1991年到2008年再到2018年,从美国到新加坡再到中国,普洛斯在每个关键时点都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德邦物流董事长崔维星曾经说过,运输企业三大法宝是“快捷”、“安全”和“普洛斯”。普洛斯在中国的物流仓储行业市占率超过60%,不仅数量规模占据垄断优势,其仓储技术、基金协同的模式也一骑绝尘。其仓库的现代化水平远超同行,且出租率都保持在90%之上。

2016年年报披露,普洛斯在中国最大的客户是百世物流、京东、德邦、唯品会、亚马逊,这些企业都需要租用普洛斯的仓库。

1991年在北美成立的普洛斯,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专注于物流地产的战略。恰逢全球化浪潮,跨国公司需要全球铺货,亟须专业的全球仓储络来支持,普洛斯精准地抓住了时机。

普洛斯很早就开始向亚洲进行战略转移。2001年,普洛斯进入日本市场。在2003年中国市场低迷的时刻,44岁的普洛斯联合创始人司马景瀚来到上海设立办事处,很快,他宣布收购乐购得配送设施,获取了上海西北物流园独家开发权。

司马景瀚善于变通,当时外资在华拿地受制的情况下,他以入股形式进行土地的合作开发。当他拿到苏州物流园的开发项目之后,全力引进其积累的跨国企业客户,迅速把仓库填满,其仓库租用率达到惊人的92.8%,而当时中国市场的普遍水平是60%之下。这不仅带动了当地的GDP和税收,也迅速叩开了地方政府的大门。到2008年,普洛斯在全国的物流园已经达到50多个,遍布19个城市。

但是

中国资本接盘普洛斯物流仓储江湖大局初定

,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让激进扩张的司马景瀚措手不及。新建的仓库没有客户租用,基金募集戛然而止。2008年11月,在董事会的压力下,司马景瀚宣布辞职。

新加坡资本成了司马景瀚的白衣骑士。2008年12月,新加坡国家政府投资公司宣布以13亿美元收购普洛斯在中国的资产和日本的产业基金,包括债务。

而在新加坡国家政府投资公司的股权结构中,新加坡政府资金占50%,另外的50%是由司马景瀚和其他普洛斯高管持有,也就是说,司马景瀚通过引入新加坡的增援资金,第一次私有化了普洛斯。

中国资本是在2010年之后逐步现身。当时凤凰涅槃的普洛斯在新加坡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创出自1993年以来新加坡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

中国国家社保基金作为基石投资者出现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根据当时新加坡金管局站公示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中国国家社保基金委托博时基金总计购买1亿股普洛斯股份,占普洛斯完成IPO后总股本的2.2%。按照每股1.96新加坡元计算,此次投资共涉资约1.96亿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

此外,中投公司、阿里巴巴、周大福等公司也位列于股东之中。

2014年,中国资本进一步加仓,高瓴资本从美国投资基金手中接盘了3.4亿股的普洛斯股份,耗资43亿元左右,从而一跃成为仅次于新加坡资本的第二大股东。

而本次私有化,中国资本更是志在必得。据报道,黑石集团等欧美私募基金都退出了竞购,认为整个竞购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代表管理层的SMG站在了中国财团这一边。

具体细节为:由万科、厚朴投资、高瓴资本、中银投、SMG组成中国财团,设立内斯塔投资(NESTA),作为收购的要约方。要约方给出每股3.38新加坡元的出价,合计119亿美元,而当前普洛斯的股价为每股2.93新加坡元。中国财团的出价比普洛斯历史最高价格还溢价8%,比其2016年均价约溢价81%。完成之后,代表管理层的公司SMG依然持有21.2%的股权。

1个多月后的2018年初,普洛斯将更彻底地变身为中国公司。

江湖初定

中国物流仓储江湖的风云变幻,实际上已经翻腾了10余年。

电子商务爆发式发展,拉动了对物流仓储的需求。电商平台为了保证物流顺畅,选择用分布式仓库的办法,提前在全国各地铺货,置备在仓库中。

根据普洛斯年报,京东在普洛斯租赁的仓库面积,从2014年的8.9万平方米,暴增至2017年的75.3万平方米。

京东从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体系,投资建设仓库。截至2017年上半年,京东的仓库面积已经达到714万平方米,覆盖区县的数量达到2655个,物流人员有8.9万名。刘强东把自己最现代化的仓库称之为“亚洲一号”,由于软件、硬件科技化水平高,据说可以实现90%的自动化操作。

随着京东自建仓库面积的增加,对于普洛斯的依赖正逐步降低。其租赁普洛斯仓库面积的增速,已经从2015年的302%下降到2017年的9.8%。

但代价是巨大资本的耗费。2007年8月,京东获得首轮1000万美元融资,2009年获得第二笔2100万美元融资,几乎全部投入物流仓储中。2011年,刘强东又宣布投资50亿-60亿元进行物流建设。

不同的平台,相似的故事。苏宁从1997年就投资3000万元在南京建设仓储,到2017年,苏宁旗下的仓储面积合计为614万平方米。2017年,京东首次超过苏宁,自建仓储面积达到714万平方米。而菜鸟路也在仓储方面耗费了数千亿元的资本,目前其仓储面积仅为500万平方米左右。

但是,即便这三个巨头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普洛斯的规模和络。根据其2017年8月的最新公告,普洛斯在中国38个城市254个物流园的仓库建筑面积总计2920万平方米,土地储备为1220万平方米。

“关键物流节点的地段上,早已经拿不到大块土地,全国的工业用地出让越来越难,而且成本高。”深圳前海某私募基金分析师陈晨(化名)对说道。

有些人似乎早早看透了桌上的底牌,作了战略调整。

截至2016年,顺丰的仓储面积仅为76.4万平方米,在此前做定增计划时,顺丰计划把定增获得的80亿元募集资金中的50亿元投入到电商产业园建设,在郑州、长春、无锡、温州、义乌等地拿地建设仓库。

但是,顺丰在2017年8月20日完成80亿元定增后,立刻发布了调整募投项目的公告。根据公告,顺丰将投入仓储的资金缩减至14亿元,转而把钱投给了顺丰科技,以发展信息化服务平台建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